thearctic

小楼昨夜又东风

谬论

我为什么要谈恋爱呢?

是火锅不好吃

剧不好看

星不好追

还是空调不够暖


真是脑子有泡

有这时间精力和金钱

老子能自己过的舒舒服服自由自在的

喜欢什么买什么,想吃啥吃啥,想干啥干啥

我还不如交个朋友



其实我也明白

不是恋爱的错

只是没找到合适的人罢了

或者说,不再合适了。


分手。

我突然想

等他考完研

我就跟他提分手



没有我

他或许会过的更好




都是我的错

我应该早点想明白

早点放手


坏情绪

今天星期一。
这句话就说直白一点就是:
坏情绪。

早上遇上早高峰,中午新穿的羽绒服上的带子掉进我最爱喝的番茄鸡蛋汤里,下午在实验室里闷到头晕,然后出门又遇到晚高峰。
就在这一波又一波坏情绪中挣扎时,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连着两条消息提示:
你在干嘛。
你想要吗?
我想骂出声,这狗血的生活。

晚上待在自习室里,又不想学习,头痒得很,只想赶紧回去洗澡。
我偷偷看了他一眼,撅了撅嘴,没说话。
看奇葩说看得正起劲,他突然扭头说,回去吧。
于是我又撅了撅嘴,迅速收拾了东西,没说话。

我站在门口,等他轻声关上自习室的门。
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,腰间突然一紧,落入一个迫切的怀抱,下一秒嘴唇便覆上一片轻柔缱绻。
我在心里笑了笑,一面小心着仅一门之隔的自习室里的动静,一面又探出舌头触碰他倾泻而出的欲望。
他舔了一会儿,抬了抬头,笑盈盈地望着我,然后又低头啄了一下,拉着我往外走。

今天是星期一。
严格来讲,今天应该是星期二了。
这句话说直白一点就是:
坏情绪算个屁呀,老子最棒。

无聊

我最近很无聊。

其实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的,比如准备毕设的开题报告、看那一摞放在桌子上快要生灰的文献、学习怎么用大家都觉得简单的python以及把我现在正拿在手里的这本比板砖还沉的专业书读完。
但我还是觉得无聊,因为我什么都不想做。
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两周了,我告诉自己下周不许再如此混日子了。希望这样的自我鞭挞能有点用处,哪怕只是让我明天早上起得来也行。

但是今天不一样,今天格外无聊。
无聊到手机都不想玩。
所以我就开始看他。

他在准备考研,坐在我旁边,抿着嘴,盯着一堆有机化合物,手里一下一下地转笔。
他的头发半个月前就长到了我无法忍耐的长度,厚厚的一层,显得脸很长,我不喜欢。
昨天还扎人的小胡茬不见了,我喜欢他光滑的下巴,很好摸,我忍住没伸手。
他今天没穿我帮他挑的那件大衣,而是穿了一件蓝色的防风外套。他已经穿了好几天这件衣服了,我皱了皱眉头,他就不知道冷吗?随即我想到了他里面的情侣毛衣毛衣里面的深灰色保暖秋衣,秋衣里面紧实的胸膛、纤细的腰身、平坦却有力的腹部、幽深丛林中的野兽…大概是不冷的。
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变得不无聊的。

他回过头奇怪的看着我,你在干嘛?
看你。
他瞪了我一眼,拉起我的手,放在他的腿上,然后继续盯着那堆有机化合物。
我勾了勾嘴角,手往上移了移,寻着野兽微抬的头,按了按。
他又瞪了我一眼,你又干嘛?
你洗澡没有?
没有。
我感觉到我的笑容消失了。
要是我洗了呢?
我看了看我的手,然后又抬眼看他。
他笑了起来,我喜欢他的梨涡。总不可能在这里…
我捕捉到他尾音里的宠溺,于是我向前探了探身。也可以的。
他又笑了起来,嘴上说可以个屁,同时伸直了身子顶了顶我的手,然后又扭头盯着那堆有机化合物。

我缩回椅子里,手里又变成了比板砖还沉的专业书。
哎。
我充满希望的抬起头看他。
你来看看这个题,这个“黄色沉淀”是…
我又变得无聊了。
无聊到连手机都不想玩。
连他也不想看了。

今天格外无聊。